冰雹使 Cos 遭受重创,迫使 Lafite 提前开始采收

Cos d'Estournel发生冰雹灾害 

客户博客: 客户博客:* 加文·奎尼 (Gavin Quinney) 从波尔多报道,全世界最著名酒庄之一的葡萄种植园开始进行计划外采收,严重的灾害波及一大片著名区域。

“这是一个早收年期,但却是不得已而为之,”Lafite Rothschild 总经理查尔斯·谢瓦利尔 (Charles Chevallier) 在其新采收接收区域检查圣埃斯塔菲 (St-Estephe) 产赤霞珠之后如是说。 他肯定没有想到要在梅多克 (Médoc) 马拉松运动会举行前一周采收这一晚熟品种。马拉松活动将于九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举行,届时将有 8,000 名身着奇装异服的参赛者跑过葡萄园。(2010 年时,他们直到 10 月 4 日才开始采摘赤霞珠。)

与这个即将到来的星期六不同,当下发生的事情却并不好笑 – 尽管当地人还是忍不住要来点黑色幽默。 “他们可以开始在 Cos d’Estournel 修剪葡萄枝叶了,因为葡萄藤上已经没几片叶子了,”这是两名拖拉机司机分别发出的相同调侃 – 一名在 Lafite,另一名则在北边的 Montrose。邻居,还有大自然,有时候是很残忍的。

冰雹这东西,依我自己的经验来看,是葡萄种植者最悲惨的恶梦。 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一片丰收在望的葡萄园就可以变成一堆残枝败叶。 9 月 1 日,即上周四下午六点,就在大丰收数以天计、几乎触手可及之时,数场冰雹袭击了波尔多地区。 就在距离我所在的 Grézillac 不远的 Branne 附近、St-Emilion 以南几公里的地方,冰雹在数个葡萄园中造成了叶残果伤的后果。 而随着暴风雨的东移,在同样位于 St-Emilion 附近的 Vignonet,还形成了洪水泛滥的情况。 幸运的是,这大多只是大雨而不是冰雹。

周期六时,我前往梅多克,从我沿途所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圣埃斯塔菲的相当面积 – 起码超过 900 公顷 – 遭受的冰雹袭击最为严重。 除冰雹之外,还出现了洪涝情况,冰雹和降雨高达 70mm,而同一时间玛尔戈 (Margaux) 降雨量仅有 10mm。

雹暴在圣埃斯塔菲的葡萄园之间留下了一个长条形的痕迹 – 目击者称这是“一道走廊”- 从 Lafon Rochet 到 Cos Labory 和 Cos d’Estournel 的砾石植垒上的藤蔓均留下了痕迹 – 更远的还达到了 Le Crock、Haut Marbuzet 和 Montrose – 这些是受灾较重的地区。 雹暴所过之处,葡萄叶被撕碎,葡萄果也被打烂。 附近人士说,Cos d’Estournel 位于那宏伟酒堡附近的总共 64 公顷葡萄园中的 45% 遭到了袭击。

Split grapes atCos d'Estournel 
Cos d'Estournel 的一些葡萄果串遭袭击受损严重。

我的简短观察也证实了这一情况,下延至 Gironde 江口的斜坡上的那些葡萄植株,遭受的伤害较之南边、朝西斜坡和平原区域的植株要少。 酒堡(或称酒庄)北边的植株则受损严重。 圣埃斯塔菲的另一个二级酒庄 Montrose 的受灾情况较之 Cos 要轻得多,但也在雹暴于 Meyney 消失之前受到了或多或少的损害。 Montrose 在冰雹之后开始了采收,他们从西班牙雇来的大批工人星期六时在辛勤采摘。

圣埃斯塔菲的所有两个领先酒庄近期均投入了巨资,Cos 在新的酒庄和酒窖上花费了高达三千五百万欧元,项目已于 2008 开放。而 Montrose 则将在今年晚些时候揭幕新的酒窖。

同样遭受袭击的还有 Lilian Ladouys,他们在周末时使用机器进行了繁忙的采收,(43 公顷中的 70% 受到影响),以及 de Pez;而处于圣埃斯塔菲村镇本身北边附近的 Calon Segur 及 Phelan Segur 附近的植株,则只受到些许皮毛伤害。 Calon Segur 此次可能是得到了上帝的宽恕,因为它去年已经被袭击过了。

若尚未了解,则敬请知悉:Lafite 在圣埃斯塔菲具有 4.5 公顷种植园,位于 Lafon Rochet 对面,多年来他们通过一种特别的“减损”来将其转到波亚克 (Pauillac) 中。 源自此处的赤霞珠几乎总是用于酿造正牌葡萄酒 – 但今年除外。 按照估计的 50hl/ha,将共有 30,000 瓶无法达到标准,查尔斯·谢瓦利尔所能希望的最好情况,也就是期盼这些葡萄果生产的葡萄酒能够达到“副品牌葡萄酒”的质量。

在由 Lafite 的 70 名采摘人和勤杂工原班人马采收时,果实的情况不错。这些工人身上穿有黄色反光马甲,这是出于安全方面的考虑,因为有些葡萄园紧邻交通主干道。 因受冰雹袭击,许多叶子被打烂,很多葡萄亦受影响而开裂,所以除了进行采收之外别无其他选择。

Lafite harvest 
Lafite 的采摘人员采收赤霞珠。

与此同时,就在分隔圣埃斯塔菲和波亚克、名为 La Jalle du Breuil 的小溪的另一边,相邻的 Lafite 和 Duhart Milon 在星期六时至少出动了五架巨型机器,在葡萄植株上喷撒有机“香蕈 ”产品,以抵抗葡萄孢属问题的发作。 有些果串遭受的影响较小,而任何裂开的果实都有可能引致腐烂问题。